没简介

【凹凸世界/雷狮】深海の孤独

原作向!?对雷狮皇子时代的一点妄想

BGM👉💧(非常之经典的歌,恳请大家听听嘞!


年幼的皇子翻出窗外,爬到屋顶上。一天的课业完成得七七八八,他不想再听家族的历史,也不想转过身辨识钢琴教师摁下的琴键属于哪一组的哪一个,和弦又由哪三个音符组成。他有自信,即便一下子说不上那位死于瘟疫的皇帝的名字,即便欣赏不来钢琴,他依然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人。虽然他是皇子,但他到底只有八岁,八岁的小孩儿应该去探险,去打打闹闹,去不断跌倒然后自己爬起来,或者在议政厅的绒面扶手椅下放一个粪蛋。现在他要去找的是王国最伟大的占星师。从他记事起占星师就白发苍苍,戴着灰色的兜帽,披着一件朴素的袍子,住在王宫最高的塔楼上,用天文望远镜观察大气层外的星星,预测轨迹,运算时辰,以星辰移动来预知命运。没人知道老头是皇子的朋友。他偶尔来了兴致,就会去老头那儿喝一杯茶。尽管占星师做的蛋糕吃起来像石头,但毕竟烘焙不是他的本职,在星象天文方面他可是一流的,国内无人能及,所以皇子经常对蛋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从老头那里得到了陈列柜的钥匙,但这不过是个形式,即使没有这把钥匙,他还是会在他眼皮底下把柜子打开,研究里边他感兴趣的藏品。他爬上梯子,被角落里一样闪闪发亮的东西引去注意;他伸长手,翘起一只脚,颤颤巍巍好容易够到它,小小一件握在手心里,原来是一只海螺。白色螺母的质地像是石膏一样,每一道细纹都奇妙地贴合上他掌心的纹路。他从这海螺深处感受到一种神秘的感召力,似乎它不仅只是一只一端开口一端封闭的螺旋形的壳子,里面蕴藏了远为深邃的空间;他慢慢将海螺举到耳边,聆听开口那一端:隐隐飘出来远古的幻想,冰冷厚重的洋流下潜藏的传说与船只的尸骨,一只巨大的没有名字的野兽在低吟,于是他的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敬畏。他听得不能自已,睁大眼睛,人还站在梯子上,一颗心已经深深浸入水流里。

在他已经度过八年的生命里,他第一次这样渴望一件事物。

“我的小朋友,”年迈的占星师忽然出现在房间里——他是宫廷里唯一不用“殿下”称呼他的人——“让我瞧瞧,今天吸引你的是什么东西?你可别问我要,这里的藏品是我好不容易搜集来的。”

皇子放下海螺,将它捧在手里。他怔怔回头,看着老人,好半天才从畅想里回过神来。他麻利爬下梯子,跑到占星师身边,紧张得问他:“先生,这是什么?这里面又装了什么?”

占星师从他手里接过海螺,仔细端详它。“这是一只深水螺——你应该没见过,毕竟——它来自‘海洋’,你刚刚从它里边听到的,就是它的故乡,它就是在那里被打捞上来的。”

“海洋”两个字紧紧地抓住了他的心。这种吸引力可谓前所未有的。这个词带了水,听起来遥远又陌生,他记起来,学苑的老师为他们讲授星球历史,提到雷王星的自然风貌……这颗星球上,是没有大海的。他感到惊讶,怅然若失,又感到兴奋,恨不能马上离开这里;这还不够,远远不够,这白色的螺母只是大海的一个细节,一个注脚,一粒沙一片泡沫而已,他感到焦虑,感到浓浓的好奇,他八年的人生中终于出现一件他必须为此努力并奉献的事物,这件事比什么都重要。他收起一颗年少心,故作冷静,问他的朋友:“您说这是海洋,可我不知道什么是海洋,也许这是假的,您在骗我;那么,您还有更多的证据吗,海洋的证据?”

“当然,当然!你可真是傲慢,我的小朋友,我现在就去把你要的东西找出来,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皇子目不转睛盯着他交给自己的东西。那是一只细颈玻璃瓶。里面盛了银白色的砂石,砂石以外灌满了深蓝的液体。老人示意他将堵住瓶口的木塞拔起来。他照做了。他嗅到一股淡淡的腥味,有点儿咸,同时是湿润的,有植物的气息,有水本身的气息,也有一点动物的气息。这气味更令他好奇。他从这不多的一瓶水中感到冰凉彻骨,刺激得他几乎发抖。他摊开手,老人将瓶里的水倒一两滴在他手心。他将手递到唇边,轻轻一舔,然后他的舌头被刺痛,舌尖火辣辣的,苦涩麻痹了他的味蕾。他感到不可思议。这是海水。海水和他想得很不一样。他竟然以为海洋会是一汪甘泉,里面的每一滴都是芳香动人的。他想错了。真相让他兴奋得颤抖。他开始无限神往那片大海,猜测它包容的每一件事物,里面一定有许许多多秘密,能够让他大开眼界。只有不可知的打破陈见突破已有思维与认知的事物,才有冒险的价值。

“先生。这还不够。您还有吗?还有吗?”

占星师笑了起来。他从陈列柜里取出一只星盘,让皇子站到房间中央的位置。他灭了灯,于是房间笼于黑暗。他转动星盘,手指一动一合,黑暗里渐渐涌动星光无数,天花板上呈现一方宇宙。皇子清楚他是在施展魔术。于是他安静等在原地,等着一瞧究竟——

他站在礁石上。冰冷无情的海水拍打他的脚踝。他头顶是巨大的天幕,一半蔚蓝,一半是灰云滚滚,向这里逼近。他从未见过这样多的水,它们是不透明的,近乎墨黑,底下浮动了晦暗光影,慢慢包裹他。他畏惧起来,因为他看到一只很大的鱼,在他周围盘绕许久,他只能隐约看到它的影子。他看到层层叠叠前赴后继的水浪,每一朵浪花上都流动了崎岖不平的皴纹,一开始是缓慢一波一波,后来却像是猛兽一样,重重砸下去扬得更加猛烈,疯狂,向他的位置倾逼过来。至远处升起苍白的水柱。那只大鱼一跃而起,滑溜溜的脊背乌黑,腹部却是白的,背上一个孔里喷出水来。他退后一步,却差点跌入水中。他脚下的岩石只有小小一方,四面八方都是黑色的洋流,波浪。一些白色的泡沫在波浪表面漂浮,最后破散。每一滴水都在不断摇曳,运动,互相撞击,互相撕扯,千千万万滴无穷无尽的水构成一个庞大的世界,里面包裹的不是柔软的敏感的湛蓝,而是深远的甚至蕴藏恶意的地狱。出于本能,他抱紧自己的身体。他却从这样一个并不温柔美丽的世界里,看到其下无穷的生命。浮萍磷虾,银色的鱼,极少露面的巨鲸,还有那些隐没在汪洋下的一切。

野兽的咆哮逐渐在他耳边消逝。他又站在房间里,眼前模模糊糊的亮,是老人点燃一盏灯。

他吞咽一口,不死心地问:“还有吗?先生,还有吗?这还不够,这远远不够——”

老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继而皱起眉头。他的神情复杂起来:他意识到少年并非在调皮捣蛋,他已经被那三样也是一件事物征服了,但是他不是甘于臣服的人,所以他向自己要求更多,咄咄逼问自己,要自己拿出更多证明。可是这颗星球上是没有大海的。他想起来,从前也有人发现那只海螺,好奇瓶中深蓝色的水,但是他们只夸赞海螺与海水的美丽,从未对更进一步的母体萌生兴趣。他向少年展现海洋的幻象,只想满足他的好奇心,却不想他竟是这样贪婪,也是这样聪颖——区区幻象是满足不了他的。他感到欣慰,感到敬佩,因为他了解这个家族,有那么一瞬他甚至产生一个念头:或许面前的少年会成为王国最伟大的皇帝。他看着他紫色的眼睛,又感到悲哀,年华易逝,一颗璀璨的星飞快陨落,即便深海也有枯竭的一天。

占星师庄重问他:“有的,殿下,有的……只是,那需要您付出生命。如果要亲眼见到海洋,代价会是您的生命。您真的愿意为一件缥缈虚无的事物,一样景色,割舍自己的生命吗?”

少年的瞳孔骤然缩小。老人听到他长长地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盯着自己,脸上竟然浮现出笑意。他的眼睛亮起来,为着自己给他的答案感到高兴不已。


“只是这样吗——我是说,只要付出生命,只需要这点代价……我就能亲眼目睹大海吗?”


fin.

评论(59)
热度(1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