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确幸

【凹凸世界/安雷】乐园之扉 09

博物馆主题&原作向,包含本人的各种妄想,一切随着剧情和篇幅的展开都会有解释的……安哥做的是修复文物的工作,涉及剧情的评论抱歉不能回复了……!

BGM:很羞耻地提供两种方案,一,整篇都👉Straight Bet;二,目覚め,然后中间放了个链接是切换BGM的(有病),点了Straight Bet的就不要点那个链接嘞,然后两个歌词都很有意思……!

08 毁灭之丘 


09 亡灵


漫天盖地的黑色铁砂将每一节车厢都牢牢包裹起来。除了海盗和神使,车上一个人也不剩了。他们并不上前,只是隔着几节车厢遥遥相望。雷狮终于皱起眉来,身上那种堪称温和的气息散得干净,像是揭下一张用于伪装的面具,又像是挣脱一副沉重的镣铐。现在的他是一只亟待狩猎的狮子。他的眼睛灼灼发亮,瞳仁深处燃起紫色的火焰。

对于神使,他不可能有任何好感,甚至懒得和他们沟通,交涉。因为在他眼里,这只不过是一群非人的怪物罢了,将没有终点不会结束的生命与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追求上,为此,他们可以利用也可以践踏能触及到的一切;而过去一次又一次的斗争使他明白,他们并没有任何可用于交涉或者谈判的筹码。在他们的认知里,人类不过是一种数量庞大的消耗品罢了,个体之间不存在任何区别,而那七片碎片之所以受到关注,不过因为他们是光明的一部分——他们身上具有足以和神使相抗的力量,这力量属于他们自己,而不再是大赛里的一样小小玩具。在凹凸星上,他们终于杀死三位神使,代价是无法想象的惨重。那颗星球上,甚至那个宇宙里,几乎任何形式的生命都不存在了。黑暗企图吞噬整片宇宙,而矿星的小子不得不以自己握有的“希望(Hope)”为支点,竭力支撑起宇宙不让它坍塌,堕入暗无天日的永劫中。

雷狮闭上眼睛,那种滔天的恨意海啸一般砸在他内心的礁岸上。他想,几千年的时光,难以计数的生命,耗费其中,而他们终于勘破创世神与神使的秘密。原本他以为他们是棋子,但是没想到他们连棋子都算不上,只是待宰的却不自知的动物而已;因为黑棋白棋,至少有一方能够获胜,留存,但是动物只有提供带血鲜肉的价值。农场里的动物什么都不被允许知道,只能任人摆布,接受自己的命运,会飞的白鹅嘲笑四只蹄子叫声粗重的牛羊,忘记自己最多飞到农仓的房梁上,也就到头了。这个认知让他无法忍受,他从雷王星逃出来,无非想要过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为此,他连善与恶的界限都可以忽略,他可以做个亦正亦邪的人,只要他是自由的——他的存在也就有了意义。他是个相当有自信的人,原本他设想的结局只有两种,第一种是他成了这场有去无回比赛的胜者,在神对他做什么以前他逃到另一个星系;第二种是没赢以前就收手逃走,因为他对胜出并不是那么地感兴趣。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力量,不可逆转,任何一个个体在它面前都显得渺小,微不足道:在他逃走以前,他,或者说他们,发现那个安排这个不公平的宇宙的创世神早就不存在了。神使只有六个,是他们在长久的岁月里把控这场比赛,而目的只是为了找出背叛者的碎片,要利用她的碎片,成为真正的全知全能的神。对此,雷狮唯一的评价便是“愚蠢透顶”。一向只有他把别人当做棋子的份,而他终于明白,这滋味是如何的让人憎恨,让人心生恐惧,让人想要报复与毁灭。和过去的每一次一样,这次的比赛也不会有实质性的终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愿望,但是看不得有人作践连同他在内的一整个世界。所以他要挣破枷锁,反抗这一切,举起自由的旗帜,即使代价是鲜血,是自己的性命。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人生里中样样东西都已经被规划完整,每一件事都有人告诉他要如何去做,甚至脖子上领结的系法都是严格规定的。优渥的生活也不能让他满足,他实在无法忍受这一切,于是逃出自己的星球。他以为他能够做尽自己想做的事,至少能够左右自己的人生了,但是他发现,只要活在神使的世界里,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他能够理解很多人为什么参加大赛,因为创世神满足一个愿望,无疑是很大的诱惑。但是连这最微末的奖励都是欺骗。一切都被计划好了,所有人的存在都没有任何意义,除了那七片碎片。

秋没有感情起伏的说话声让他睁开眼睛。她站得不近不远,日光灯管苍白的光线让发色肤色连同衣物颜色都极浅的她看上去更显模糊。她看着他,像是在回忆什么一般。她说:“……光明碎成了七片。其中,诚信(Faith)、希望(Hope)、慷慨(Charity)、正义(Justice)、节制(Temperance)、宽容(Prudence),分别藏在六个人身上。他们彼此之间,或多或少都有相似之处,身上都能看出她的影子,但是你,你却和他们格格不入,截然不同。我从你身上,看不到一点能够称之为光明的东西。你和她,有什么相像的地方吗?一点也没有。”

“谢谢你的称赞。”雷狮露出一个笑来。

秋并不理会他的讽刺,继续说下去:“你说,如果正义(Justice)知道你为了杀死我们,都做过些什么,他会有什么反应呢?他还会——站在你这边吗?”

海盗面上的笑容完全褪去。他周身都散发出一种阴冷的气息,似乎夜晚的海洋,上涨的湍急的水波里藏了无穷杀意。他在心里估计自己跑到她那边要多少时间,一边对她说:“他不会有机会知道的。”

秋的身边甚至更往前的车厢座位底下冒出一道道黑影,抽长成黑色的人形,向他挤去。又是这样。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些黑影都是过去的亡灵,是她惯用的手法,她自己并不能战斗,所以要依靠这些奴仆来替她做事,替她杀戮。他迈出一步,向前走去,加快速度,开始小跑,最后大步奔跑起来,敏捷地从缝隙里钻过去。地板上一只刚刚冒出头颅的黑影张开血盆大口,他踩在它的脑袋上,迫使它合拢嘴巴,再用力一蹬,跃至半空,更多的亡灵叫嚣着扑向他,而他两只手高举过头顶,手里仍然是空的便狠厉向它们抡去——银紫色的电流在他身边织开一张捉摸不定的网,一柄巨锤出现在他的手里,正好砸中一片黑影。蛇一般的电流穿透它们的身体,将它们一圈一圈锁住,亡灵们痛苦地呐喊起来。更多的黑影像是纠结的水草,在地上挤来挤去的同时向他扑来;他跳起来,抓住扶手,伸腿一扫,踢飞一片亡灵。秋挥了挥手,一道黑影凝作一支黑色的箭,笔直向他射去,他脑袋一偏,听到尖锐的呼啸,数秒后脸上火辣辣的疼。他伸手抹去流出的血液,眯起眼来。跃动的电光不仅没有为他的双眼增添明亮,反而使它们看起来阴霾重重。

“海盗,你也跨越了小数点后六位的宇宙,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看一眼大海吗?你难道不想重新获得生命吗?”

雷狮砸碎一道黑影,举起锤子,听到这番暗含蛊惑的疑问,勾起唇角,笑得和从前一样残忍又暴戾。一只躲在座位底下的黑影从他背后悄悄升起,想要趁机绞死他,他的左手手心却凝起一团电光,将它炸成黑暗的残片。

“伪神,你似乎弄错了一件事……”

“死亡教会我的,不仅是失败与复仇,更是如何活下去,以及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啊!”【1】


安迷修完全没有心思找个位置坐下;他抓着扶手,手机终于响起接通的提示音——对面传来抑扬顿挫的爵士乐,然后响起一个懒洋洋的说话声:“今天准是星期八——这不是好公民安迷修吗,找我有什么事?”

文物修复员忘记控制自己的语气,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维德,没时间和你解释了,但是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7号线——就是从博物馆到我家的那趟电车——你能黑电车吗?我需要到17:45发车从博物馆站发车的那一辆上去,立刻,马上!”

“哇塞,”电话对面的维德故作惊讶地叫了一声,“安迷修,你不是一直很鄙视我的工作的吗?先不论我能不能帮这个忙,不管怎么看,控制一辆政府财产,都是犯法啊?我们会被送去坐牢——”

安迷修咬牙切齿道:“没时间和你闲扯了!”他忽然看了看身后,左手拢在嘴边,不想让其他人听到通话内容,然后他轻轻说:“……如果你帮我,我可以让你摸一摸梵高的《农场》。”

黑客抽了口冷气;安迷修听到一堆瓶瓶罐罐被打翻的声音。维德兴奋地和他讨价还价:“我要和它单独相处一个小时。”

修复员几乎是从牙缝里憋出接下来的话:“……见鬼!半小时!不能再多了!必须戴手套!”

“好的,好的,这就为您服务——把你的定位系统打开,我需要先黑进你的手机,获取你的坐标。还有两件事,第一,无论我给你提供什么样的路线,你都不能抱怨,毕竟黑电车还是一件有技术含量的活儿;第二,假使我们被抓起来,你得说自己是这一切的主使人——我可没推卸,你本来就是。”


(BGM切换:STYX HELIX

秋腹部的衣料浸出一大片血迹。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雷狮半跪在地上,试图放慢自己的呼吸。

他的额角破了,温热的血液从他的脸侧流过,有一滴进入他的眼角。他感到视线模糊,但是伤口处撕裂般的疼痛却不断地提醒他,他还活着,还不能放弃,他有一定要完成的事,这件事才刚刚起头。在长久的黑暗以后他终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自己,有手有脚,能够说话,能够动作。他终于从永无天日的长眠里清醒过来了。过去他从不曾珍惜这件事,反而现在却吝啬于每一点时间,钟表的指针每跳动一次、太阳每升降一个周期,他都提醒自己,活着就很好了,活着就有机会做到他想做的事情。一切都和他当初同金约定的一样。这个世界比他想象得还要好,却也更加脆弱,因为它实在太过和平、太过美丽了。神使一定不会容许这样一个世界存在,原因只是他们寻求的碎片之一在这里忘记一切好好地生活着。

他为自己的“方舟”感到骄傲,因为他看到银爵、凯莉,他们都在这里过得很不错,尽管仍能看出过去的一些性格特征,但是他们都成了平和、普通的人。而在这里,他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安迷修。他和他知道的那个安迷修没有什么分别——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这是个温柔的世界,他可以尽情在这个温柔的世界里最大程度地发挥他的温柔,而不用像过去那样受伤,流血。他在一家博物馆里工作,过去使剑杀人的一双手现在用来敲打破铜烂铁,而他能将破铜烂铁恢复成原本的样貌,让它们不再分裂,不再布满灰尘。他把被剥削当成荣耀,每天都在修复间待到最晚。雷狮原本估计要费好大一番功夫才能说服他,让他勉强接受现状,他也思考过干脆把他打晕在地下室里关两个星期的最坏的可能。但是他很快就接受了,不仅接受了诡异的事,也接受了对他来说疑点重重的自己。对此,雷狮并不感到惊讶。他和以前一样,变化不大。他不用握剑握得那样纠结了,不用再为自己手上的鲜血夜不能寐,也不用总是忏悔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根本没法想象一个不手握双剑的他。但是现在他见到了。只是个普通人的他,并不比身为骑士的他差。普通与平和让他身上那种温柔成倍地绽放开来,而不用因为严酷的环境不得不锁起来。这就很够了。

没有人喜欢受伤,但是现在的他却为伤口而感激,因为疼痛是他活着的证明。他竭力抬头,试图站起来,看到秋凝视着自己。然后她慢慢开口道:“我不明白……如果是其他六个人,我都可以理解,但是只有你,雷狮,只有你——你只擅长破坏,只擅长毁灭,你是个罪孽深重的人,为了达成目的你可以不择手段,不存在任何对你来说重要的事物……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你要为‘正义’做到这一步?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吗?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很有可能并不会感激你……没有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人记得,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为了他们,究竟付出了什么。”

雷狮眼前浮现出一些景物。其中就有安迷修带他去看的那堵墙,据说二十多年前将国境分裂为东西两部分的一堵墙,墙的另一边被封锁起来,里面的人失去自由,从出生开始,直至死亡,要做什么就已经都被决定了。他们没有选择的自由,甚至渐渐失去思考的自由。最后他们推翻了那堵墙。不管是怎样的人,善人还是恶人,都会去推翻那样一堵墙。【2】但是他不想向她解释,因为她不可能明白。

他支撑着站起来,劈开一道黑影,心里一边计算剩余的时间,一边用回答引去她在注意:“你说的没错。我最擅长的,的确是破坏。”

他在铁砂包围的车厢之外作出电流,摩擦火花。因为他看不到外边的景象,所以他必须努力去想象。他又砸碎一只黑色的影子,看着它发出哀嚎散成碎片。

“——但是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去保护一样东西。以前的我,根本不可能这样去做……而我一旦做出一个决定,我就非得做成不可,不容失败,也不会放弃。”

“所以我一定要杀死你。只要我的元力还在一天,我就要用它来把你炸成碎片,敲碎你的头颅。即使没有元力武器,我也会竭尽一切杀死你,让你永远无法回到这里。哪怕我只剩下牙齿,这牙齿也会用来咬断你的喉咙。从我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我就只剩下一个使命……就是将你像你那三个同伴一样,彻底地、永远地杀死,让你们为以前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天花板上的灯管忽然爆裂开来。几星火花迅速泯灭,车厢里陷入一片诡异的黑暗。在这片黑暗里,神使看到一双紫色的兽的眼睛,在狰狞发亮。她忽然想起一件事,但是车速很快,她不得不抓住座位边的栏杆。

“你为什么不使用‘雷神之锤’?”

那双眼睛在黑暗中慢慢阖上。眼睛的主人放低声音,轻轻说道:“因为这个世界太脆弱了,而‘雷神之锤’的力量实在太过庞大。如果轻易使用,很有可能就这样把这个世界撕碎。”

“所以,我想出另外一个办法,一个能将你杀死在这里的办法,虽然手段粗暴了些。”


生命皱皱眉头。她使用这具肉身不过数天,没有办法很好地适应人类的机能。而她终于觉出不对,嗅到空气里一股不浓不淡、却说不出组成的难闻的味道。她感觉到离她更远的地方温度骤然升高。她回过头,惊讶地看见电车那一端爆发出璀璨的火光,火浪蟒蛇一般向这一节车厢袭来,烧毁一切。

“瓦斯……?”

她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黑暗里的人影。

“这里爆炸的话,你不是也会死吗?”


人影笑了笑。

“是啊,正因为我要亲眼见证你的死亡,所以我会留在这里。”


雷狮感到一波一波滚来的热浪,看到扭曲的气流,金色的火焰重新照亮车厢里的东西,只不过速度太快,所以那一瞬间他几乎失明。他闭上眼睛,握紧自己的手腕。不过是重新回到黑暗里而已。他告诉自己。












但是雷狮并没有按自己预想的那样迎来死亡。高温在瞬间被中止,燃烧的火焰和爆炸被某种寒冷的东西所阻拦。冰凉的雪花擦过他的脸颊,沾在他脸上,变成一滴水。他呼出白色的水雾。空气里弥漫着寒意。

黑暗的地面上忽然出现一圈白光。一块东西落在地上,是天花板被剖开一块。然后一个人落在地上。雷狮这才看清楚,秋身后是一圈焦黑,焦黑之后的车厢统统都被冻上,锁死在晶莹的冰块里。从这个背影里他看不出什么情绪,只听见他慢慢和缓下来的呼吸声,看见他握着青色长剑的一只手,手背上浮出青筋。他瞥见他稍稍转过一点的脑袋、眼角末梢森绿的眼珠。他不再看自己,而是看向另一节车厢里的秋。


tbc.


【1】记不清了,总之应该大概可能是捏他FZ里面爱丽斯菲尔说的一句话,好像是“切嗣教会我的不仅是XX,还有XX”什么的。

【2】是柏林墙,柏林墙有“自由世界的橱窗”这样一种说法,但是肯定没有“通向自由”这么简单,有非常复杂的历史背景,为了符合这里的发展所以我把它大大简化嘞。


其实最后一段不应该放在这一章里的,不过格式和篇幅上吊起读者的胃口也是鄙人的一大爱好之一尤其是看到上一个的评论里有人觉得雷狮会出事……讲道理这还没打几次呢要出事也不会在这里出啊!(你他妈

评论(46)
热度(1062)
©-SNIPPER-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