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简介

【凹凸世界/安雷】奈落之花 08

注意:原作向,OOC,狗血,虐,黑化,狂气,狂恋,扯淡,HE。没有任何跌宕起伏只有套路,具体章节具体预警,现在我也不知道还能有些什么

BGM👉Ever be my love

07 逡巡


08 惊蛰


骑士指着几颗深紫色的珍珠般的果实问他,雷狮,你知道桑葚吗?这就是桑葚,嗯,让我瞧瞧,其实它是紫色的,不过这里光线不大好,看起来和黑的一样了。他将熟透的果子摘下来,捧了几颗递给背上的人。雷狮狐疑地看着手心里小小的果实,又看着骑士咬下一颗,咀嚼起来,满足地眯起眼睛。真好,没想到这里的桑葚这么甜,和我故乡的差不多……在我的星球上,我们还会采集桑葚来酿酒,一边摘一边吃,最后牙齿都变紫了,说真的,你不尝尝吗?啊,那边红色的果子是覆盆子。你没见过吗?其实它和桑葚有点像,只是形状更接近草莓罢了。他摘下一颗,从果实中央掏出一粒什么东西,再递到雷狮手上。雷狮当然知道覆盆子,不过他不知道覆盆子的种子原来也是可以吃的。他早逝的母亲也喜欢吃这种果实,每次他去见她,几乎总能看见茶几上的银质托盘里,嫩红的覆盆子乘在玻璃碗中。他将果实送到嘴里,小心咬下。森林孕育的果实就是这样,酸极,且涩,因为这里有太多太多植物,要从过高的树木的缝隙里分得一点阳光,在有限的泥土里争取养分,所以吃起来并不如经过精心饲育的作物。也罢,这片森林自生自灭,不会有人对它存有任何期待,一花一草一木都不以赏心悦目为目的,而就在经久不断的杀戮场的一角绵延不息,长成漫山的郁郁青色。也许在他之前的万千参赛者,都以血肉骸骨作为养料,滋养他们脚下的这片森林,而他们踏过的就是死者的尸骨了。他已经习惯这一切,习惯简单的甚至粗制滥造的食物,但是母亲喜欢的食物到底勾起过去的回忆。他从不感伤,但是这里太过安静了,月光是停滞的,草木也在安眠,流水声一成不变,只有背负着他的这个人是活动的,有温度的。他嚼着饱满的并不多么柔软的果实,长久的酸涩以后才有丁点甜意。森林的野性与生命的惊喜就这样意外地落入他的腹腔。安迷修还在说话,和他介绍呜呼叫着的雕鸮,和他解释一株植物发出的幽幽蓝光实际上来源于它富有的磷,告诉他自己是如何辨识方位的,因为逆光生长的那一部分叶子会单薄一些,颜色会黯淡一些,他越说越多,说起他的故乡,说起蓝紫色的在早晨就能望见星辰的天空,说起方圆几十里的麦田,说起堆成小山的苹果,说的都是他不曾留意过的东西。明明他也有十几段旅行,危机四伏,死里逃生,不缺谈资,但是他实在提不起兴致,要在这片森林里在骑士的耳边说这些——


“唔——!”

他掰开安迷修的下颚,将未吃完的桑葚覆盆子一股脑儿塞到他嘴里,右手一直捂着他的嘴,堵住他的喋喋不休。骑士吓了一跳,倒是很顺从地将果实吞了进去。他的两片嘴唇一直贴着雷狮的手心,在他咀嚼的同时轻微地摩擦着,雷狮隔着手套,尚且能感受到他嘴唇的温度。他想起来,就是这两片该死的嘴唇,试图趁自己睡着时进行恶作剧。不,这混蛋打算做的事比恶作剧恶劣得多,这完全就是窃贼的行径,要从他身上偷走最宝贵的东西——他当然接过吻,不过每一个亲吻都是他施舍给对方的,还从来没有人敢未经他的允许擅自吻他。他的拇指摁着他的鼻梁,手掌紧紧按在他嘴巴上,而骑士咽下那些果实,也许出于礼貌,也许不好意思,总之他不再动嘴了,于是传递到雷狮手上的就只有他温热的吐息,轻而缓慢地一次一次吹拂在自己的手心里。海盗的心跳也和他的吐息重合起来。骑士小声说了句什么,他的手中便是一片湿热。最后他放下手,将脸重新埋在他的肩膀上。安迷修以为他不舒服,走得慢一些,一边询问他。雷狮只是敦促他走自己的路。一束蓬松的发尾不断挠着他的额头,而他甚至没有心情去拨开它。

他并不介意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一直以来,他收到的都是崇敬的,忌惮的,暗含恨意但是不得不仰视他的目光,还有畏惧的,避之不及的……他很满意自己能在具有威胁性的同时,与其他人保持距离,因为他知道他们恐惧自己的同时也不了解自己,因而会对自己产生好奇心。这极大地取悦了他。但是没有一个人——从来不曾有一个人,竟然会对他心存好感。他深谙那种交易式的情感中对方卑躬屈膝,看似不求回报,实际上双方都清楚,不过各取所需。就像他见过水手和女昌妇作情人,后者不乏柔情蜜意,持稳庄重,而在水手出门在外时,女子依旧会待客,因为她需要的是不过是金钱,就像水手既贪恋柔情也贪恋情人的忠贞,不过需要一个人能够同时满足这矛盾的两个条件……不止是似有似无的爱情,这种关系还可延伸到许多地方去,他见得很多,因为他最拿手的便是相互利用,然后抽身走人。他必须时刻保持警醒,冷漠,只有这样才不会因为一时心思善变脱不开身,当他缔结不同的人际关系时,每一种都必须有明确的目的。朋友不是出于友谊,敌人也不永远两立,这样才是一名优秀的、强大的海盗。但是现在他收获了一种极为陌生的感情。安迷修指给他说,绿色的是香芹,开着蓝紫色细碎小花的是鼠尾草,叶子如针的小灌木是迷迭香,拥有浅紫色心形花朵的则是百里香。【1】朋友与敌人,上司与下属,乃至不相干的人,都绝不会和自己说这些。难道他正是看出自己不是非置他于死地不可,才和自己说这种话的吗?他难道不懂,在大赛里缔结这样一种关系,是非常不理智乃至危险的吗?雷狮知道安迷修并不蠢,而他很难放弃那种从负面出发揣度别人的思路,因此他难免又认为这个人别有目的。他一边思考,耳边一边飘过零散的低沉的咒语,向他强调,你现在依靠的这个人,其实是个非常好的人,他是这么的美好,这么的鲜活,这么的勇敢,又是这么的温柔,他身上种种令你不快的地方,其实全不过是你不具有的优点与魅力,他所摆在你面前的感情是非常珍贵的,你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同样的感情了,你不停推开他,而他一次又一次来到你面前,你不得不承认,你是无法抗拒他的,而你所要做的不过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

雷狮从这催眠的魔咒里猛地回过神来。他怔怔地盯着月光在骑士的头顶铸下银色的桂冠。他看不见他们身后的影子里抽长出纷乱的纠缠的荆棘,花朵绽放又凋落,将两个人团团包围起来。事实再简单不过了,而他现在才终于意识到:在正义与邪恶之后,在骑士彻底地了解自己以前,他喜欢自己。


除去指路,雷狮没有多说一句话。他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恢复,也许很快他就能够行动如初了,但是他并不想从安迷修背上下来。他抵着他的背,在黑暗里睁着眼睛。他感到自己如同一头蛰伏的野兽,不过摆出伤痛脆弱的一面,骗得这个人施与自己怜悯,与狼共舞;他又像是一个残忍的猎人,伪装自己,猎物终于忍不住慢慢靠近他;也如同封在瓶中的恶魔,用美妙的好处诱惑打捞到自己的人,而冲出瓶口时他不兑现承诺,而要杀他以报复被囚多年的绝望。他从未这样平静,这样满足过,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却在慢慢露出一个笑来。他体会到种种异样的情感,却没有一种真正适合于他现在的心情。他原本以为安迷修找上自己,是听闻自己的实力,想与自己联手,在这场比赛里做些什么——原来不过如此,不过是这样简单啊,为什么他没能早点想到呢?他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在向自己示好,现在雷狮切实地感受到这一点了。他暂时没考虑清楚,之后应该做些什么,不过他心情很好,所以他的元力也在这种好心情里泉涌而出。他的头脑重新变得清醒,他的四肢重新变得有力。他知道,在这场较量中,他是占上风的,这就够了。

安迷修似乎感受到他的变化,停下来问他:“雷狮,你感觉怎么样?”

他笑着回答:“……我觉得很好。”


短暂的旅途迎来终点。雷狮站在星球最高的山上,遥望金色的晨曦漫过浮动的雾霭,他们走过的森林结束睡梦,树叶伸展,花朵绽开,一掠而过的黑点是飞鸟,悠远的响声不知是野兽活动,还是什么人开始厮杀,听不清楚罢了。每一步,每一句话都像是梦,每一个碎片都能供他品尝很久。雷狮垂下眼睛,摊开手来,看着手心腾起丝丝电流。残破的雷神之锤出现在他的手中,他握稳它,在开始之前忽然回头,看向身后的骑士:“——安迷修,你还是第一个活着见识,修复雷神之锤方法的人。”

骑士微微一笑:“我会好好看着的。”


山顶的风越来越大,安迷修不得不将领带摁在胸口。海盗逆光站着,耀眼的晨光掠过他的肩膀,熊熊燃烧起来。两截布料在他身后不安地抽打着。他的正面笼罩在黑暗里,只有眼睛犹在莹莹发亮。安迷修盯着这双眼睛,暗自心惊,而他来不及辨清里面的情绪,因为海盗已经高高举起他手中的雷神之锤——

苍白的光芒震慑大地,一瞬间天地间只剩下黑与白两种颜色,而海盗全身上下雪亮无比;他微微仰起头,勾起唇角,眼睛被电光映得疯狂可怖,说不出的残忍。狂风呼啸,电闪雷鸣,阳光远去了,白昼远去了,短暂的美好与和平被撕得粉碎,甚至让安迷修背脊发凉。雷狮在呼唤暴风,在呼唤雷电,似乎劈碎这座山峰也在所不惜,周围的一切都乱套了,电流胡乱地涌动着,嘈杂的声响像是一把刀刮过钢板。白昼还在,阳光也在,但是他们站着的山顶依然惨白一片,为世界所抛弃。安迷修抬起头,发现厚重的积云被蛮横地破出一个洞来,接踵而至的是轰炸声,滚滚响过四面八方,最终声音又集束到这座山头,就像是倾巢而出的嘶吼的怪物。就连安迷修也不禁为这景象感到不安——但是海盗没有,他只是面带疯狂的笑容,无所畏惧地面对从天而降的怒涛,硫磺与火焰,因为他有自信能够从中脱身,而他最想要的,是征服眼前的一切。安迷修注视着他,闪电晕眩他的双目,惊雷在他心中滚过,他想,也许这才是海盗真实的那一面……是疯狂的,是残暴的,是破坏与毁灭的,但毫无疑问,也是美丽的,只不过这种美太过震慑人心,容易把先有的世界观连根拔起,摧毁对于和平与美好的向往,而在海水与雷霆的恐惧中深深发抖,却又无法忘怀,新生与毁灭同时进行着。耀眼的雷光击中了海盗,他却毫无痛苦,却像是雷电的宠儿一般高举着武器,汲取暴风雷霆硫磺火焰,贪婪地吸附那种惊人的破坏力。

短短一瞬过去了。狂风裹挟着电光褪去,隐隐雷鸣过后,天地逐渐恢复平静。山风冷冽,横亘在两个人之间。雷狮放下崭新的雷神之锤,扛在肩上,对着安迷修扬了扬下颚。安迷修仰起头,睁大了眼睛——

大气层再次变得稀薄了。受伤的云层尚未聚拢,而在它们的伤口下,露出的是黑暗的宇宙,千万颗星星所组成的星辰光芒涌动,钻石般璀璨,各自静谧地闪着光,缓缓地流转。一颗星却忽然挣脱了钻石的轮舞,偏离原本的轨迹,坠入黑暗,划过天空,燃起蓝色的火焰,坠入山谷,也许要砸平一座山烧干一整片湖泊——在这一闪而过的轨迹里,安迷修看见的是一个生命主动选择进入命运的未知的深谷。【2】它在下坠,也在燃烧,变得四分五裂,但是它是耀眼的,是壮观的,是动人心魄的——因为它变得自由了。

他将这颗流星命名为雷狮。


tbc.

【1】《Scarborough Fair》的歌词,四种植物分别代表爱情的甜蜜,力量,忠诚和勇气。

【2】茨威格的一篇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09 荒芜


评论(57)
热度(1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