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简介

【文评】Last night,Good night

感谢长评!安雷在我眼里是非常激烈、极端、理想化的两个人,理想化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我基本无法想象他们在正常的世界里生活的样子,我希望骑士永远可以是骑士,海盗也永远是海盗,但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打破他们英雄主义的一面,让他们能够靠近彼此一点,我觉得只能是安迷修最先作出让步,去理解完全处于他对立面,不是大暖大爱而是人性中一些边缘与孤独的东西。

其实这篇文本来是一篇架空文,不过因为我很喜欢凹凸,所以硬生生把它改成了一篇原作向,因此花费了好几倍的时间才写完,在这里流水账讲一下。大致是一个大量使用机器人的未来社会,安迷修是伦理机构(处理人机关系)的一名搜查官,雷狮是一家咖啡店的店主,因为机缘巧合在一起查案;卡米尔同样自杀了,不过原因有些不同:他是一名机器人心理学家,也是科学家,同时有点情感障碍,有一天他想要制造出一台能感受到“爱”的机器人,但是他当然造不出来了;他发现手下两名机器人背着他藏着什么,他问他们,发现那是一个程序,这个程序的名字叫做艾比,称他们为父母,可是他根本没有为他们编写过这样一个程序。他意识到,这是机器人的“爱”。

机器人三大定律: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者目睹人类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

第二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给予它的命令,当该命令与第一定律冲突时例外

第三定律:机器人在不违反第一、第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护自己

由于告诉卡米尔真相就会伤害他(第一定律)、而不告诉卡米尔真相就会违反他的命令(第二定律),所以两个机器人在极度的矛盾中自爆了。

而卡米尔,他企图创造自己难以企及的东西,但彻底地失败了,所以他自杀了。这成为雷狮的心结。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弟弟极富才华,这份才华足以支撑他的心灵,他们之间不需要那种滥情的沟通、交流。在进入虚拟世界时有一个临时加载空间,雷狮就把卡米尔跪在房间里自己和自己下棋的那一幕藏在那里。他感到非常遗憾。在自杀之前,卡米尔为艾比制作了一具身体,雷狮收养了她,表面上对她很凶,但一直都在保护她。所以在安迷修来到咖啡店附近、第一次见到艾比和她搭话时,雷狮很生气,因为他觉得这个人在知道她是机器人以后就不会这么亲切了。艾比不听话的时候雷狮会把她放在很高的柜子上不让她下来,每次威胁艾比要揍她时艾比总会抱着他的腿甩都甩不掉()

雷狮以前是军人,因为事故失去两条手臂,现在换成了机械手臂。安迷修问他是人还是机器人,雷狮很trick地说你猜;然后就一边查案一边用三大定律互相试探。总之中间在机器人心理学家凯莉的讲座上有过激分子冒出来要杀她,雷狮和艾比一起把犯人搞定了,但是雷狮被困在火海里,艾比因为第一定律想要救他,又因为雷狮让她不准靠近(第二定律)以及自保的第三定律陷入矛盾,差点死机,这时候安哥拿着喷火器很帅地跑了出来说你们不要忘了还有我()

总之是有一群机器人想要成立自己的社会,不想再受人类管辖;雷狮也和安迷修说,人性并没有人类想象的那么高贵。

核心其实是雷狮对安迷修说的那句话:你是桥梁,而我注定要做一个异端。因为对于一个好世界来说,安迷修这样的人是不可或缺的。但人人内心皆有异端与疯狂的一面,这些也需要理解。


关于安迷修的师傅有个脑洞,也附在这里。

总之是女的,剑圣。十岁的安迷修带着一群孩子从福利院逃出来,遇到她,本来还以为这个人要杀了他们,因为剑圣拔剑问他,如果让你为了这群伙伴牺牲你自己,你愿不愿意,安迷修想都没想就说我愿意,然后剑圣揍了他一顿把他带走了,收他为徒弟。其实是看出安迷修的元力,还有安迷修手上的伤口(安迷修是宇宙里某个战斗民族的末裔),想要引导他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

剑圣为人很刻薄,脾气也不好,怒点是有人叫她单身母亲(……)因为担心安迷修跟着自己会变得很娘,所以基本上两天揍他一顿,但因为喜欢看肥皂剧所以要求安迷修也成为主角那种类型的男生,安迷修一开始以为这是修行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也努力配合了一下,however

其实师傅是多年前的一次凹凸大赛里的逃逸者,剑圣的力量就是经过打磨的元力,她一直过着流亡生活,也是为了避人耳目。志同道合的伙伴全死在凹凸星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这件事成为这么多年来她心里的阴影。所以和安迷修辩论善恶、听到安迷修提到凹凸大赛、又听到他表示自己要打入这个体制内部来改变它的时候,差点把安迷修杀了,因为她觉得安迷修根本不可能做到,也不希望再失去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徒弟。

最后是安迷修启程前抱了她一下,师傅没有关系密切的男性所以被徒弟抱住的时候还是很僵硬。安迷修感叹自己居然已经比她都要高了,然后他就启程去凹凸星了。


ORANGE特色唯💚主义:

看到失眠。
狙大是好用心揣摩了角色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深入人心,看完感觉也陷入了“漫游仙境”的陷阱里。喜欢大大的文很久很久了一直不敢评论,希望大大不要在意我非常浅显的看法。
不是很清醒所以先少说一点。
雷狮像一块生铁。
他的孤独,他的爱他的恨来得太单纯又太复杂,他的心可以在火舌里自由铸成任何形状,但是无法触碰,太过炙手。
卡米尔的死是一条引线,他引发的爆炸灌满了烟囱,最后在天空上留下一个巨大的问号。吓到了浴火而生的骄傲海盗。于是铁水一样多变自在的人在愣神的一瞬间冷却了,他最终还是被镶在了模板上,钉得那么死死的,宣告了恶人的脆弱,宣告了他破碎的结局。
仇恨像是另一种爱情,支配着我们,只是把温柔绻怠都替换为了残忍疯狂。实质上就是把两颗心用针线一穿,谁扯开了都痛不欲生。
总有人战胜邪恶,总有人要抚平暴动,安迷修就出现了。他的爱从阳光下的雪山里流出来,所以那么清澈而渺小,无数次被狂雷的高温灼干,但是溪流的执着最终使安迷修奔跑起来了,他在海盗跟前停下的时候,温柔已经酝酿成了大海,无论悲伤还是欢乐,他都乐意接受。我始终觉得,只有他,只有安迷修才能不厌其烦的伸出手。他的绷带和骑士的铠甲一样负责随时裹住新的伤口,止住要命的疼痛,以便眼睛可以一直凝望他的君王。
安迷修知道,海洋和雷狮要的不谋而合,无边无际无拘无束,拥有奔腾咆哮,拥有叛逆激昂。
海洋需要一个机会证实自己的博大,雷狮也需要一片永恒供他放肆。
他们是人,是泥糊的神的影子。雷狮有一颗铁一般沉重的心,这颗心最后压得他土崩瓦解。卡米尔有一颗冰一般忠诚的心,这颗心最后冲淡了他自己。
安迷修和雷狮还是拥抱了。破碎的灵魂相拼合,像水混进酒精,虽不相融,但是互相交杂在一起。这样他们就成功了,在这最后的一刹,算是对神的挑衅,你看你创造这一潭死水,终归还是起了涟漪。
神可以创造人,但他创造不出情感。这种意思吧…仇恨也好宽容也好温柔也好疯狂也好,都独一无二。
狙大真是太好太温柔了,让他们一这样的方式在一起了。我吹爆狙大。
永远喜欢狙老师! @-SNIPPER- 

评论
热度(223)